热门项目

宠物之家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"小说:调皮的二小姐想收徒,竟看到上了后勤院的一个小男孩"'.slice(6, -6), content: '"\u003Cp\u003E\u003Cp\u003E  看着二小姐认真的样子,萧庸感觉她不像在故意调侃自己,好像真的想收他为徒,萧庸的心中多了一些感激,又有一些顾虑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并非真心想拜任婉夏为师,只不过在天剑宗里,他没有任何修行的资格,第一次遇到有人愿意收自己为徒,才有一些感激之情。\u0

"小说:调皮的二小姐想收徒,竟看到上了后勤院的一个小男孩"'.slice(6, -6), content: '"\u003Cp\u003E\u003Cp\u003E  看着二小姐认真的样子,萧庸感觉她不像在故意调侃自己,好像真的想收他为徒,萧庸的心中多了一些感激,又有一些顾虑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并非真心想拜任婉夏为师,只不过在天剑宗里,他没有任何修行的资格,第一次遇到有人愿意收自己为徒,才有一些感激之情。\u0

浏览次数:127次 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6:55:44 来源:菜谱大全

"\u003Cp\u003E\u003Cp\u003E  看着二小姐认真的样子,萧庸感觉她不像在故意调侃自己,好像真的想收他为徒,萧庸的心中多了一些感激,又有一些顾虑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并非真心想拜任婉夏为师,只不过在天剑宗里,他没有任何修行的资格,第一次遇到有人愿意收自己为徒,才有一些感激之情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二小姐任婉夏,今年十五岁,只比萧庸大三岁,不怎么喜好修行,特别喜欢到处游玩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任婉夏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鬼主意特别多,经常会在天剑宗闯祸或者惹到一些有身份的人。由于她是宗主女儿的缘故,很多人都对她敬而远之,遇到她做的调皮事情,也大都是敢怒不敢言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一个比自己的大三岁的女孩,想要收自己为徒,在萧庸的内心,还是有一些抵抗情绪的。另外,他不知道这个二小姐会捅出什么样的娄子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心想:你这个二小姐可能是一时兴起,想收个徒弟玩玩,我答应了的话,如果被戒律堂的人发现,后果不堪设想,最后遭罪的还是我自己,你这个小姐根本不会有人去责怪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同意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你这个呆子,不识好赖歹!本小姐来教你修行,你还不愿意?”任婉夏看到萧庸摇头,有些生气地说道,“我要是想收徒弟,天剑宗里有多少人会求着拜师?你还不愿意,这可是我在给你机会!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听着面前二小姐老气横秋的话,萧庸有些想笑的想法,还是忍住了,如果笑出来,估计会惹怒这个“小祖宗”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位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二小姐,特别喜欢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,萧庸对此已经有些习惯了,他还是想快点脱身,就对任婉夏毕恭毕敬地说:“二小姐,后勤院还有事情要做,我就先回去了!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说完话后,就往回走,不给任婉夏说话的机会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看着萧庸转身离开的背影,任婉夏被他气得直跺脚,忍不住喊出来:“你!你!你这个呆子!竟敢如此敷衍本小姐,本小姐绝不会放过你!我们走着瞧!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听着远处任婉夏的喊话,萧庸打了一个冷颤,有些不好的预感,还是加快脚步离开练武场,返回后勤院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第二天上午,萧庸吃完早饭,刚进入后勤院的后院,就看到风云扬和任婉夏站在院子中央,好像在等待自己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心中顿时有了一些不安,加快脚步来到风云扬面前,对风云扬和任婉夏一一打了招呼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打完招呼后,萧庸就想抽身离开时,风云扬开口叫住他:“萧庸!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风云扬看出萧庸有想逃避的想法,笑呵呵地开口道:“婉夏小姐最近需要一个佣人来帮她做一些事情,特来找我。后勤院的事情,你就不用做了,让欧阳羽安排给他人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你先跟着婉夏小姐吧!等她忙完了,你再回来。”风云扬说完,拄着拐杖就离开了,留下萧庸和任婉夏在原地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任婉夏用不怀好意、带有戏谑的眼神看着萧庸,咧嘴一笑:“呆子,听见了吗?风老可是把你安排给我了,以后,你就老老实实地跟着本小姐混吧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目送风云扬离开,听了任婉夏的话,心里霎时有一些苦楚,仿佛吃了十个黄连一般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二小姐想做一件事情,很难有人不给她面子,就连后勤院的负责人风云扬也有些忌惮这个二小姐,生怕她来缠着自己,干脆直接将萧庸安排给她,他可以快速脱身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后勤院中央,任婉夏盯着萧庸,萧庸盯着任婉夏,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,只不过,一个人是很开心地笑,一个人在无奈地苦笑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你叫萧庸是吧!以后,就好好跟着姐姐,姐姐会让你吃香喝辣,还会教你一些修行的技能···”任婉夏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笑出来了,仿佛想到了一些很开心的事情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看着任婉夏在自说自笑,一时看呆了,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。不得不说这个二小姐长得非常美,尤其是她在笑的时候,竟然让萧庸这个小男孩有了一些心动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任婉夏又看到了萧庸在痴痴地看着自己,她收住了笑容,有些不开心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注意到任婉夏脸上的表情变化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忙低下头,开口问道:“婉夏小姐,不知需要萧庸做些什么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哼!你以后再用这么色眯眯的眼神看本小姐,本小姐就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,听见了没?”任婉夏生气地说道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不知道小姐是在开玩笑还是很认真,他听到后,身上还是吓出来一身冷汗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本小姐看你对修行很好奇的样子,就想教你一些修行的方法,你这个呆子还不识好赖歹,竟然敢拒绝我的好意!”任婉夏有些生气地抱怨着,“本小姐还从没有收过徒弟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的第一个徒弟,但是,你要保密,不能对任何人讲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面前的这个二小姐竟然真的想收徒弟,收徒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,宗门的长老收徒,都会举办一些正式的仪式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位有些刁蛮的二小姐,心想:二小姐完全是在胡闹啊,难道真的要成为她的徒弟吗?即使自己同意,估计宗门长老和戒律堂知道了,定会责罚他。不同意的话,这位二小姐说不定真的会做出让他难以招架的事情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萧庸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向任婉夏赔笑地说:“婉夏小姐,萧庸的天赋和资历都不行,也不是武修的料子,要不二小姐去宗门子弟中找一个天赋好的人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哼!放心,本小姐不会嫌弃你的!”任婉夏满不在乎地说,“你的天赋不行,我的修行等级也高,谁也不用嫌弃谁,都可以成长的,不是吗?我现在是剑士聚元期,教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听到任婉夏自报修行等级,萧庸心中有些苦笑,十五岁的二小姐修行等级才是剑士聚元期,他在山洞内跟随两个老人修行,自身修为等级和境界早已达到了剑士御气期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两个人修为等级一样,境界只差了一级,面前的这个二小姐,竟要硬收自己为徒,萧庸又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,不敢惹怒这位任性而刁蛮的小姐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看到萧庸点头了,任婉夏又开心地笑了出来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\u002Fp\u003E"'.slice(6, -6), groupId: '66663832984087434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