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项目

宠物之家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小说:夫人见到二十年前的手帕,读着上面的字句,忍不住失声痛哭

小说:夫人见到二十年前的手帕,读着上面的字句,忍不住失声痛哭

浏览次数:81次 发布时间:2019-06-02 08:04:33 来源:菜谱大全

  “恩!既然回来了,就该干嘛去干嘛吧!不用对他人提起那里的事情,就说我吩咐你去山下做事,多余的话,不用多说。”

  “庸儿明白,风老没别的吩咐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去吧!”风云扬低下头,拿起笔,继接画画。

  萧庸本来还打算把在迷牢内修行之事,告知风云扬,看到风云扬没有追问,萧庸也没有再准备说。他轻轻关上门,退出风云扬的屋子。

  站在院子里,萧庸看着后勤院熟悉的环境,心中竟有一些难以表达的喜悦。

  看着自己熟悉的一切,萧庸自言自语道:“回来的感觉,还挺好的!”

  重新回归后勤院的生活后,萧庸确定了宗主夫人就是段阳明让他找的那个人,可是却没有办法见到她。

  宗主和宗主夫人的院子,只能由专属佣人才能进去,萧庸是没有资格进去的,除非有特殊情况或者有人带着。

  萧庸只是后勤院里一个非常普通的佣人,想单独见到宗主夫人是非常难的。另外,这件事情还需要低调地进行,这就导致了萧庸在后勤院里又生活了一个多月,也没有找到机会将手帕送到祝梅香的手里。

  萧庸很少看到宗主夫人独自一人在天剑宗露面,偶尔能够看到了她,她的身旁也有宗主任玉堂的陪伴。

  这一日,萧庸看到宗主夫人陪着大小姐任婉春,在天剑宗正门的广场上散步,她们两人都没有带丫鬟,两人在交谈了一会后,任婉春就离开了。

  就在祝梅香也要离开的时候,萧庸鼓起勇气准备去把手帕还给她。

  祝梅香看到一个佣人朝她跑过来,好像是有什么目的,她心中有些疑惑,停下脚步,看着过来的萧庸。

  萧庸小步快跑到祝梅香面前,躬身后,低声地说道:“宗主夫人,我是后勤院的佣人萧庸,有人托付了一件物事,让我把它还给您。”

  本来就有些疑惑的祝梅香,还在猜想:这个孩子是不是不愿意在后勤院工作了,特意来求她给换一份工作。完全没想到面前的佣人,竟然说,受他人之托,要归还一件东西给自己。

  “什么物事?”祝梅香很好奇地问道。

  萧庸从怀里掏出了那方手帕,双手恭敬地呈递给祝梅香。

  祝梅香看着脏兮兮的手帕,伸手拿了起来,当她看到了手帕上的字时,顿时愣住了,脸上开始带着一些伤痛的表情,瞬间变成了无比愤怒的样子。

  祝梅香带着愤怒的语气,质问萧庸:“你从何处得来的这个手帕?受何人之托?那个人在哪里?”

  萧庸感受到了宗主夫人语气中的愤怒,还有她身上甚至散发出来的一丝杀气。萧庸有些惊愕,宗主夫人的反应与他心中所想不一样,萧庸本来以为祝梅香看到这方手帕,会非常激动,甚至会落泪。没想到祝梅香认出这方手帕,竟是一副想要杀人的神色。

  萧庸被宗主夫人的表情给吓到了,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是~是~牢里~牢里~的一个~一个~大叔让我还给宗主夫人的,那个大叔好像叫~叫~段阳明~~”

  听到段阳明的名字后,祝梅香的彻底有些控制不住了,身上的杀气更加浓厚了,她往前迈了一步,近距离地盯着萧庸的眼睛,开口问萧庸:“段阳明?他在哪里?为什么不来见我?却让你一个佣人来还东西,他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从祝梅香身上散发的杀气,萧庸没有想到宗主夫人的修行境界还蛮高的,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,散发出来的气息,与蔡英压制在剑王级别时的气息有一些相似。

  萧庸有些被祝梅香愤怒的样子吓到了,他左右看了一下,周围并没人,低声地说:“夫人,您消消气!那个大叔被关在一个牢里,已经有二十多年了,他度日如年,过得非常痛苦,就让我把这个手帕还给您,还说让你救他出去!”

  听完萧庸的话,祝梅香愤怒的表情逐渐消失,脸上多了一些疑惑,看着这个孩子双眸清澈,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,还在提防他人偷听,祝梅香这才缓和下来,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她开口说:“你跟我走,我有话问你!”

  “是,夫人!”

  祝梅香并没有回到她居住的那个院子,而是带着萧庸来到花园一处假山上的小凉亭里,她吩咐花园内服侍的下人都离开,只留下了萧庸在旁边。

  “说吧,给你手帕的人,到底在什么地方?什么牢房?”

  “回夫人的话,那个大叔被关押在天剑宗的一个秘密牢房内,已经有二十年了。”

  “什么?!天剑宗的牢房内?二十年了?”祝梅香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“我身为天剑宗的宗主夫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牢房,你一个后勤院的下人,又如何知道呢?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?”

  萧庸没有想到递送一个手帕,竟然会引发宗主夫人连番追问。

  萧庸就把自己如何在后山被两个陌生男子挟持,如何去寻找他们口中的迷牢,又如何在迷牢内送饭,如何被牢内的段阳明打动,一五一十地讲述给祝梅香听,只不过,也省略了一些东西,其中,就有萧庸跟随两个老人修行和赌约之战。

  祝梅香静静地听完了萧庸的讲述,本来脸上略有愤怒的表情,逐渐变得无比心痛和伤感。

  当听到萧庸讲述段阳明在迷牢内痛不欲生二十年,还珍藏着这方手帕,祝梅香竟忍不住落泪了,她坐在椅子上,双手紧握着手帕,读着手帕上绣的字句:“不见昨梦流云,恍然乍睡起,独倚窗倦眠。梦中情若余生,微阳亦悭明,梅开亦浮香。祝愿随君郎,行至山穷处,坐看云风起。不知段郎意,可否携奴心,朝暮相厮守?”

  读着读着,祝梅香就忍不住痛哭了出来。

  看着宗主夫人在自己的面前痛哭,萧庸有些惊慌失措,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情绪失控的宗主夫人。

  祝梅香哭了一会后,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她擦了一下眼泪,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:“萧庸,你坐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