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项目

宠物之家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养猫趣事:我的第一只猫是情义侠女,第二只猫是屌丝少爷

养猫趣事:我的第一只猫是情义侠女,第二只猫是屌丝少爷

浏览次数:201次 发布时间:2019-05-25 06:32:35 来源:菜谱大全

不知前世有何未了之情,让我今生不论在哪里看到猫,心都会融化成一汪深见不着底的柔情。我自知,我是一枚无药可救的十足猫控。

我的猫控情结萌芽于六岁那年,邻居家的大猫刚生小猫不久,却因吃了药死的老鼠而丧了命。我还记得,她四肢僵硬地躺在一只铁锨上,正被邻居爷爷端着往外送,而她身后一窝未睁眼的孩子,还在嗷嗷直叫。

爷爷说:“太小了,这些小猫没有了娘,一个也活不成了。”

那也是人生第一次发觉死亡意味着什么了,我一溜烟地跑回家趴在妈妈的腿上,“哇哇”地大哭起来。一连好多天,一想到大猫一家的悲惨之景,就忍不住要大哭一场。

我的第一只猫是个情义侠女

爸爸知道了我喜欢猫,就抱回来一只断奶不久的小狸猫。从此,这只可爱的小花狸便是我儿时小闺蜜。

不久,小花狸害病了,病得很重。呛呛着毛,连平时最爱的小鱼干也不吃了。妈妈拿来了一杯奶,但小花狸还是不睁眼。

妈妈说:“老不吃东西怕不行了。”

我赶紧求妈妈救她。在妈妈的帮助下,我用小勺将羊奶一点点滴在她的嘴里。虽然进去的没有流在外面的多,但还是将一杯羊奶分几次给喂了。此后,给喂猫羊奶便是我每天雷打不动的任务。直到第九天,小花狸终于自己吃东西了。

打那之后,小花狸似乎很懂得感恩似的,很快就将自己历练成了一位江湖擒拿格斗的高手。白天她是一枚睡了又睡,懒了又懒的平常之猫。而每当夜幕深沉之后,她立刻将自己变成了一位清风紫电的独孤女剑客。她会一头扎进黝黑阴森之中,飒沓如流星般地开始了她的仗义锄奸灭害。妈妈常在一天内,能看到她抓回大小不同的老鼠。

这小花狸似乎重情重义,有时会将自己抓回来的猎物送到我的跟上,想着让我也分享她的美味战果。只是害得我常常被她的盛情吓得半死。我也曾多次捏着她耳朵,严厉回绝这不速之礼,可小花狸依然乐此不疲。她的勤奋再加上她的九段顶级武功,让我们邻居家的老鼠都绝了迹。

小花狸似乎更理解蛇鼠一窝的含义。她一面自强武力,一面又开始剑指长蛇了。大有不斩尽门前的五鼠六蛇,誓不收剑回鞘之势。

不过,有着高深武功的小花狸,也具备真人低调与内敛的特质。她从不暴露自己所向披靡的绝世身手,而从墙角五、六只干的和半干的蛇头上看,我们已经能想象得到她“十步杀一物,事了拂衣去”的潇洒绝技,更看出她对蛇类得狠辣。

也许是应了那句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”的古话了,女侠也有大意失荆州的时候。有回与蛇交锋之时,处女小花狸高傲的丰乳肥臀,竟然被邪恶的青蛇偷窥得明明白白。而我有幸目睹了那场狸猫与青蛇的大战场景,至今想起来,依然还心惊肉跳!

那是夏季的一个午后,正在午睡的我,突然被窗外一声尖利的叫声惊醒。“不好!一定是小花狸遇到了什么凶险了!

我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奔门外,只见一条比成人拇指还粗的大青蛇,紧紧地缠在了小花狸的一只后腿上。那大青蛇的嘴还死死地咬在了花狸的后屁股上。一方在死死缠咬着,一方又拖着一条负重的沉腿艰难地摆脱着。我被这举世难得一见的猫蛇胶着战吓得变貌失色,没有人声地大叫起来:“快点呀,猫被长虫缠住啦!”

可叫了见半天也没有人出来,我才想起那时父母恰好有事都不在家。

“怎么办?”我急得团团转。

“小花狸会不会被蛇缠死咬死吧?”

平时见蛇如虎的我,也顾不得害怕了,急忙回屋找来了一只煤炉钩子,一步蹿向前去勾打缠在猫后腿上的蛇。还好,傻傻的青蛇满嘴咬住的仅是小花狸肥屁股上的毛,并未伤及到她的身体。我勾住蛇后半截还不是缠得很紧的身子分,使劲往下急拽了几下。也可能是我的帮忙,让小花狸被紧固着的后腿得以轻松了,这才使得让她腾出功夫回头顾及到后臀。只见,她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口咬到大青蛇的颈部。

就这样,我和小花狸齐心协力下,那条大青蛇很快制服了,紧缠在猫腿的整个身子都松弛下来了。

接下来,侠女小花狸又来了一个拖剑膝前横,咬着约么有两尺长的一条肥蛇,一个雷腾云奔就跳上了一堵石墙顶,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我知道,剩下的时间就是小花狸大快朵颐的时刻了。

就这样,小花狸一直与我友好相伴地长成了一位老成持重的暮年花狸。可悲的是,如此勤奋一生又武功卓绝的冷艳女侠,却不得善终。就在她九岁那年的春天,也走了邻居奶奶家母猫同样的一条不归之路。

想想,九年朝夕相处的儿蜜就这样去了,我又成了泪人。节哀顺变之后,我找了一个朝阳之地,庄严地安葬了她。

我的第二只猫是位游手好闲的屌丝少爷

时隔多年之后,常常有一只很大的白猫在我家门外转悠。这厮有时还悄悄地迂回到我家院子里,探头探脑的样子,像是对我家是有十万个好奇。

许是游走江湖久了,懂得江湖人心险恶。他总是草木皆兵地表现出一副,对谁都不信任的神态。尽管我每次都热情洋溢地想邀他进来一同用膳,可他只要是与我四目相对,就立刻像见了千年的老妖一般,“嗖”地就不见了踪影。

我是有那么可怕吗?俺可是心慈念善之人的,难道你没发觉我对你是柔情似水的吗?

呵呵,那句“日久见人心”的话说得真对!慢慢地,大白猫一步步进了我的厨房。再后来,他也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。

此厮来的时候,尽管骨架很大,却是一副马瘦毛长的样子。可来我家仅一个冬天的时间,他就长成了一枚13斤重的大白胖子。而被我洗成一堆白棉花团似的这位大胖子,除了有朋友来家时,稀罕得抱一抱之外,我丝毫没看出他还有其他的工作能力。他整天悠哉悠哉的跟个大少爷似的,四处游手好闲地游荡着。

一年后的冬季,这厮竟突然莫名其妙地不见了。终究与他厮守一年多了,他走入了我的生活,也走进了我的心里,自然少不了四处去寻找。怎奈,一直泥牛入海无消息。

到底是萍水相逢,我也就不奢望他对我从一而终了。好吧,只要他在外面过得好,那就随他去吧!

又料想不到是,九个月之后的一天中午,大白竟然满面沧桑、一身疲惫地回来了。

进门后,见我人在厨房,就直奔我而来。看那精疲力尽的样子,真像是出门拉了九个月的马车。他“咣当”一下横躺在我面前,再也懒着不动了。

天哪!他又是我最初看见时的那副马瘦毛长的样子。

“大白呀,这么长的时间你去哪了?”

别人都是衣锦还乡,而你出门时是一风流倜傥的大少爷,半年后回来竟然混成了个鹑衣鹄面的流浪汉!

转念又想,只要他还记得回来找我,这比什么都好,就别去责备他了。

“大白,这些日子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呀?”

看样子,他是有一肚子心酸与委屈要对我讲的,可似乎又无从谈起。好吧,不想说就不说,只要回来就好。洗澡、吃饭,继续做你的大少爷!

这次浪迹天涯回来,大白仿佛是想把自己错过的这段好日子,赶紧找补回来似的。无论白天黑夜,全是吃了睡,睡了吃。醒了,最多也就迈着四方步的出去稍转转后,就赶紧折回来继续着他的吃和睡。除此之外,诸事再不多看一眼。

就连院里飞来了几只正在觅食的麻雀,我那酒醉饭饱的大白少爷,都能从它们一旁熟视无睹地径直进家。

看此情景,我恨铁不成钢地想骂他几句。又转念,大白该是从这九个月颠沛流离中接受教训了,他不想再结怨于阴险的江湖了。好啊,恩恩怨怨何时了?还是世界和平万岁。

又到了冬天,大白竟然再一次又悄无声息地失踪了。而且,这一次走了再也没有回来。

后来听人说,后街上有一帮人无聊之人凑在了一起,看到了一只很肥很肥的大白猫后,一起围堵抓到后,竟给杀了,炖了,吃了!

我承认,大白的无妄之灾,责任在我。是我把他由一只 褴褛破败的邋遢鬼,又变成了一大堆雪白的棉花团了。所以,他再次出入江湖的时候,想必是目标太过招摇显眼。并且,我的宠溺也成就了他的懒与无能,才让他身遭横祸的。

可怜的大白,你从江湖而来,本是有一份江湖人风声鹤唳功力的,却被我赐与一片享乐之象,涣散了你行走于江湖本该具备的特质,最终误了你的卿卿性命。

也许你并不怪我,但对你的离去,我却内疚神明!

作者:蔄红伟,生在癸卯年,具鲁地胶东人之坦诚,但又言语直接。带威海文登人之朴实,又土得掉渣。有B型血人的淡泊,但名利之前,更为尊严牛头不倒。拥金牛座女的执着,又固执己见。认准一件事,会一如既往的二。如此再兼兔女的单纯,实为不懂现世人情交际的活宝一枚。现有幸被文登、临港等作协宽容收留,由于对文字世界的好奇,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将长短篇小说,散文、读后评论、诗词歌赋、剧本等都一一尝试了个遍,并在报、刊、书籍上制造了一堆美其名曰为文章的东西。现如今,活宝依旧还在文字中,不折不扣地二着。